减压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减压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西长治苯胺泄漏11天后由外省上报

发布时间:2021-01-20 17:18:52 阅读: 来源:减压阀厂家

闽南网1月9日讯 昨日,记者在河北邯郸市采访时获悉,山西长治市苯胺泄漏事故最早上报的并不是山西省,是邯郸市向河北省环保厅上报,河北省环保厅再向环保部报告。并且,泄漏时间也不是2012年12月31日,而是更早的12月26日,也就是说迟了11天才上报,而不是此前所称的5天。有人发问,山西长治市到底是迟报还是瞒报?

昨日,山西省政府召开全省安全生产紧急电视电话会议,责令阳煤、天脊两家企业全面停产整顿,要求全省开展百日安全生产活动。山西省委副书记、代省长李小鹏说,要严格事故问责,加紧事故调查,无论涉及哪一层、涉及什么人,只要有违法违纪违规行为,都要依法依纪依规严肃追究责任,坚决遏制类似事故的再次发生。

【一怪】

邯郸市事先知道主动上报环保厅

昨日,邯郸市政府一位负责人透露,“5日,邯郸市得到浊漳河水污染的报告后,立即向河北省环保厅上报,河北省环保厅接到报告后,感到情况比较严重,也立即向环保部报告。接着,环保部反馈给山西省环保厅。”但记者还未就此向环保部门及山西省有关方面获得证实。

这位负责人介绍,“其实,事故是去年12月26日发生的,不是31日。1月5日那天也不是他们主动报的,我们事先知道的。这有多少天了?但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很快采取措施,启动备用水源,把第一个水源地堵住,停止排放。”

他说,“河北省是受害地区,我们只能全力以赴做好应对工作。赔偿问题也没提,等事故处理完了再说。”

据悉,受上游浊漳河山西境内苯胺泄漏影响,下游河北邯郸市此前紧急关闭了可能会受到污染的水源地之一岳城水库。根据昨日最新对岳城水库水质监测初步显示,目前水库内水质已基本达标,但浊漳河进入岳城水库的河道内检出苯胺超国家标准5倍。

浊漳河山西、河北交界处的河道除监测出苯胺超标外,挥发酚也大量超标。现场专家表示挥发酚的来源目前还难以确定。目前环保部门已计划对上游浊漳河进行拦截。

【二怪】

监控系统投资8.5亿没测到污染

按照官方说法,山西省环保厅直到事故发生后第5天(1月5日)才得知情况。但记者调查得知,事发工厂天脊化工已安装了直通山西省环保厅的“在线实时监控系统”。公开资料显示,山西省环保厅早在2006年就成立了“全省污染源自动监控系统”建设领导组,由环保厅长担任组长。2008年3月,总投资8.5亿多元的全国第一个“监控合一”的省级污染源自动监控中心在山西建成并投入使用。

这套总投资8.5亿、号称全国领先的“污染源自动监控系统”,为什么不能起到防范并及时发现事故的作用?山西省环保厅总工程师刘大山说,这些监测系统,监测的水上方面主要是氨氮和化学耗氧量,没有专门针对苯胺这些污染物,这些污染物是生产性事故导致的排放,监测系统没有专门针对这个污染物。

含有苯胺的污染物进入河道,水质监测系统是否完全无法察觉?刘大山表示,还需要进一步研究,要请教这方面的专家。

【三怪】

安乐村不安乐

很多人患血液病

记者调查了解到,山西天脊集团在大力拦截清理的同时,下游村民对此次事故及危害并不知情。

山西平顺县北耽车乡安乐村村委会副主任原胡平记得,去年12月31日下午2点半,他看到浊漳河边浅水区有几条大鱼在扑腾,以为是上游有人在电鱼,他一个人捞回了三条大鲶鱼。鱼在水桶里懒洋洋游了几圈后,“全翻了白肚皮”。

除了原胡平,还有3个小男孩和几个大人吃过。所幸,目前都没查出异样。

1月6日上午,村民王福全从电视上才知道河被污染了。村里这一代成年人,几乎从出生起就看到化工厂林立的烟囱,日日喷吐浓烟,他们早已习惯。这些年,“浊漳河的水渐渐变得发黑发黄,鱼少了,鳖再也没有见过”。

王福全发现,现在村里成年人的身体素质明显没有上一代好,牙发黑发黄,很多人有血液方面的病。

今年34岁的小申贫血已有好几年,他长得结实,却会像柔弱的女人一样“动不动头晕,甚至昏厥”。看了泄漏事故的新闻后,小申曾问村委会:“你们说我的病不是长期喝水喝的吧?”村委会无人回答。

原胡平告诉记者,村里很多成年人都有贫血或“各种奇怪的”血液毛病。

事实上,当地这家龙头企业多次违法排污被处罚。2012年2月,山西省环保厅曾宣布,天脊集团2011年全年连续多个季度超标排放,属严重环境违法、性质恶劣,省厅依据挂牌督办程序进行公开督办。可即便在挂牌督办的整改期间,2012年的3月、4月,天脊集团又因为超标排放、自动监测设备使用不规范等违法行为,被山西省环保厅查处。(新华 法晚 第一财经 综合)

声音

一个企业污染一条河悲剧为何重复上演

近年来,大江大河附近越来越密集的化工企业已经成为饮用水源最大的隐患。全国约81%的化工石化项目布设在江河水域、人口密集区等环境敏感区域。饮用水突发事件处于高发态势。

一位长期从事环境执法监管的官员说,自从松花江事件之后,国家层面排查、应急的规则制度已经出台了不少,环保部也组织过多次的拉网式排查,可为什么一个企业污染一条河的事故还会屡屡上演?关键是企业的重视不够,地方的监管不够。(中青报)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预约电话

武汉市第一医院挂号

南京治疗自闭症多少钱

广州早孕多少天做人流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