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压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减压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05:25 阅读: 来源:减压阀厂家

风朗枭眸色一冷,一手箍住夜谨然脖颈。

去他妈的降魔使者!老子不信让他魂飞魄散了,还能再来杀老子。

一股窒息感涌起,夜谨然望着情绪突然变化的风朗枭,心里汗毛直竖。

这魔头果然还是跳脚了。

眸光不时朝常乐珊投去,急于向常乐珊求救。

常乐珊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神色慌乱。

“放开他!我跟你回去,不然就带走我的尸体!”常乐珊说时,已将匕首抵向自己颈部。

她到底是做得决然,那匕首刀尖已将她颈部刺破。

以死相逼,这戏码有些老套,可于她回回管用,也不知这魔头吃了什么药,就是怕她寻死。

风朗枭回首望着常乐珊,眸光灼灼,显然动怒。

“罢了!不过是个蝼蚁般的凡人,本座用不着与他一般见识!”

衣袖一挥,将夜谨然甩至一边,转身卷着常乐珊就走。

天上乌云散开,露出晴好的夜空。

夜谨然适才觉得这风云来得快走得也快。

他朝自己的车走去。

那辆奔驰宝座在风朗枭离开那会,已从天上坠下,车身损伤严重,竟还能行驶。

夜谨然赶紧驱车离开。

夜漫漫长长,于他来说,竟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想来仍是战战兢兢,不免冒冷汗。

左臂上火辣辣地,如同烈火在炙烤,跟着五脏六俯如同钻了数千只蚂蚁在啃嗜,说不出的难受。

风朗枭并没有咬过他,只是捏断了他的两根肋骨,腹部那里连喘气都痛,却是要不得命的。而这痛,比那断骨之痛,痛上十倍,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这般难受?

那种炙热感一阵比一阵强烈,握着方向盘的手渐渐麻木,终于再也握不住。

他甩开方向盘,按了自动驾驶按钮,让车子自动行驶,随手解开安全带,用另一只手按住上臂。

只觉肌肉迸跳地厉害,隐隐有什么东西似要爆肉而出。

他咬咬牙将衣袖捋至肩头,见那青龙胎记似活了过来。

那青龙正在他臂间蜿蜒蠕动,完整清晰的样子,让他心头猛然一揪,又见那龙昴头呼啸,

顿时龙声震吟。

夜谨然整个人都被臂上的青龙吸引了去,隐约地他看见一袭白衣的自己,手持一柄龙形长剑,立于一条青龙上。

离开不远,一紫衣女子,手持一顶玉匣,坐于一只白鹤而上。

两人衣袂翩翩,神情异常专泣。

立于两人对面,是一袭黑衣男子,那男子一眼认出是风朗枭,不过这时的风朗枭好似一头银发,面色已无现在这般红润,而是苍白地几乎透明。一身戾气,十足的魔头。

他这样子,像是受了伤,细一看,黑衣上果然有血渍,却瞧不出究竟哪里受了伤。

“龙俨!我们一齐上,快将这魔头收了了事!”紫衣女子冲他唤道。

龙俨点头,手中长剑一挥而上,与风朗枭车轮般地在空中翻滚。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空中挥舞,剑光相映,折射出道道霓虹。

紫衣女子驱鹤一旁,眸光始终锁定夜朗枭,试在寻找机会将其直接收了。

那风朗枭眸光流转,冲着紫衣女子勾嘴轻笑:“天女自动送上门,本座焉会不收!”

说时,他已甩开龙俨朝那紫衣女子袭去。

紫衣女子见风朗枭攻来,将手中玉匣收起,迅即甩出一条紫色绫带。

那绫带泛着道道紫光,明明是至柔之物,此时却是道道击命,一个回转,风朗枭并没捞到便宜,身上多处被绫带击伤,稍不留神,那绫带蛇般地舞动,直将风朗枭绑缚起。

紫衣女子纤指一勾,风朗枭被提了过去。

龙俨立在青龙上蹙起眉头。

他觉得风朗枭怎会这般轻易束手就擒,定然有诈。

果然他来不及对紫衣女子多说,那绫带已被风朗枭瞬间挣破。

紫衣女子反应不急,反被自己的绫带所伤,身躯趔趄,一个不稳差点滚下白鹤,好在那白鹤早已与她通息,调正身躯后将欲欲而下的她接住。

只是这一击,紫衣女子受伤不轻,持着玉匣的手隐隐颤抖。

那玉匣乃千年凤凰血玉而制,是为收伏血魔的唯一神器,但这神器与她神息相通,她强这神器便强,但弱这神器也跟着受伤。

“师妹,如何?”

龙俨朝她飞来。

“无……事!只是……这天伏盒需要用至深的念力开启,我怕是……”紫衣女子说时大口吐血。

风朗枭见了呵呵直笑:“天女,只要你一死,这天伏盒就是块烂石头,本座便无了顾及了,你们正道就等着灭亡吧!”

龙俨瞧着天伏盒里奄奄一息的紫光,担忧地望着紫衣女子。

“你可要坚持住!”

紫衣女子苍白无力地点头,一口磕破手指,从指上挤了数滴鲜血,直弹向玉匣。

那血珠在玉匣里晕化,黯淡的玉匣瞬间变得光亮夺目。

紫衣女子杏目圆睁,直念咒语。

那玉匣里乍然打开,从中飞出一道极耀眼的紫光,带着凌厉之势将风朗枭收了进去。

接着玉匣在紫衣女子手中越变越小,直至没入她掌心。

紫衣女子收下玉匣,脸色又苍白几分,她清楚自己已成强弩之末,那玉匣在她掌心不安地微微振动,她用全身念力想抵,额上冷汗淋淋。

“师兄,唯今我已功力大减,天伏盒怕一时难以困住魔头!只能让我与他同归于尽!”

紫衣女子说时,暗念咒语,竟将掌心里的玉匣吞进腹中:“吾以神躯,封汝之魔体,万年不复不生!”

“师妹不要!”龙俨大呼,却阻止不了紫衣女子。

那玉匣在紫衣女子体内,再也动弹不了半分。

而紫衣女子终因精血耗尽,留下一具空虚躯壳……

夜谨然陡然间神智清醒,心间一痛,隐约觉得那是他的前世。

他没想到自己也有那么拉风的前世,冒似还是位除魔的神。

再想到那位紫衣女子用神躯封印了风朗枭,心里不免难过。

连想到常乐珊之前与他说的那个玉盒,眸光一亮,很快联想到了那便是天伏盒。

不由细细琢磨。

天伏盒竟流落到了人间,那么它的主人紫衣女子也应该跟着盒子轮回了吧!

当初她并没有魂飞魄散,只不过牺牲了身躯,这是不是说,那紫衣女子也在这世上!

他突想下定决心,要找到那顶玉匣和那位紫衣女子。

---- 作者寄语:故事未完,待续!这两天有事,不定时更新哈!

单桥8吨随车吊分期青海徐工8吨随车吊价格

疏水白炭黑高吸油值生产厂家防结块白炭黑供应厂家

全球回收aca380010gm回收basler视觉相机

多孔角钢支架角钢贺州角钢钢铁一站式销售

大量出售二手卧螺离心机

大型钢筋笼滚焊机自动钢筋滚笼机

正骨推拿培训周口零基础入门学习正骨推拿

济源市政管网MPP塑钢复合管施工心得体会

环氧防腐腻子粘接胶、汾阳堂直供、环氧防腐腻子粘接胶质量保障

新式沙土灌袋机小型自动沙土装袋机